新聞
首頁 > 新聞 > 正文

扎根本土 深植時代 抒寫現實 遼寧文學精品繪就黑土地70年精神圖譜

時間:2019-10-11 10:34      來源:遼寧日報 趙乃林
  核心提示
  新中國成立70年來,遼寧文學走過難忘的發展之路。一代又一代文學工作者伴隨著新中國的前進步伐,不忘初心、砥礪前行,奉獻出一批又一批文學精品。
  70年里,遼寧文學致力于謳歌時代、抒寫現實,致力于表現工業文化、展示地域特色,致力于引領時代風尚、鑄造民族靈魂,文學創作繁榮而活躍,無論是老一代作家,還是新生代作家,集體用鮮活的人物、老到的筆法、新奇的故事、不俗的布局,豐富著遼寧文學的版圖。70年來,一代又一代遼寧文學工作者植根生活、表達現實,與時代同頻共振,成就了遼寧作家群凝重與厚重的整體藝術風格。

  1
  每個時代的優秀文學作品,都是那個時代生活和精神的生動寫照,都具有時代的深刻烙印和特征。梳理70年來遼寧文學的發展脈絡,可分為四個時期,即彌足珍貴的解放區文學、輝煌強勁的新時期文學、平穩厚實的新世紀文學、蓄勢待發的新時代文學
  1949年12月,第一屆東北文學藝術工作者代表大會在沈陽召開,宣布東北文學藝術工作者聯合會成立,與此同時,東北文學工作者協會也正式成立。遼寧文學乃至東北文學,從此開啟了嶄新的篇章。事實上,此前,隨著東北解放區的建立,一大批革命作家從延安來到東北,東北解放區文學得到快速發展,《暴風驟雨》《江山村十日》等文學作品相繼涌現,這一時期的創作在文學史上被概括為“東北解放區文學”。受此影響,后來出現了一大批長篇小說,如《燃燒的土地》《高玉寶》《沸騰的群山》等。
  改革開放后,伴隨新時期文學浪潮,遼寧文學也迎來了自己的井噴期。從傷痕、反思文學熱潮,到改革文學漸漸成為主流,到軍事文學的崛起,到尋根文學悄然興起,各種文學樣式相互激蕩,遼寧文學更加豐富與多元。《雪國熱鬧鎮》《夫妻粉》《干草》《窯谷》《馬嘶·秋訴》等先后獲全國優秀短篇小說獎,《爸爸,我一定回來》《索倫河谷的槍聲》《迷人的海》等先后獲全國優秀中篇小說獎。這一時期,遼寧的少數民族文學創作、兒童文學創作也取得了不俗的成績。
  世紀交替之際,是遼寧打牢文學基石的重要時期。青年作家培訓班、“簽約作家制度”“特聘評論家制度”以及“遼寧文學獎”的評獎等,發掘了一大批作家,推動了遼寧文學在新世紀的繁榮發展。新世紀以來,遼寧中短篇小說創作的整體優勢不減,作品貼近生活,貼近時代,地域文化特征鮮明,工業、農村題材均有不俗的表現。散文創作題材多樣,歷史思考厚重,地域文化濃郁,藝術探索多樣。詩歌創作比較關注時代主題,有藝術探索和藝術創新,風格多樣,創作具有個性化色彩。評論作品大多貼近文學發展和創作實際,具有高度的社會責任感,對創作有直接的指導意義。中篇小說《歇馬山莊的兩個女人》《俄羅斯陸軍腰帶》,散文集《春寬夢窄》《獨語東北》,詩集《拒絕末日》《大地葵花》,評論《〈手稿〉的美學解讀》《中國文學跨世紀發展研究》均獲得魯迅文學獎。
  近年來,遼寧作家創作激情日益高漲,用鮮活的人物、老到的筆法、新奇的故事、不俗的布局,豐富著遼寧文學的版圖。“重點作品扶持工程”“金蘆葦”精品工程等先后推出多部優秀長篇小說。其中,《尋找張展》獲得第十屆茅盾文學獎提名,《唇典》獲得“紅樓夢”文學獎首獎,《戰國紅》獲得第十五屆中宣部精神文明建設“五個一工程”獎。短篇小說《北方化為烏有》獲得首屆汪曾祺華語小說獎。《夢的門》獲第十屆全國優秀兒童文學獎。在第七屆魯迅文學獎評獎中,散文集《流水似的走馬》獲獎。
  省作協副主席、創作聯絡部主任周建新梳理了70年來遼寧文學的發展脈絡,將其分為四個時期。他說,植根生活、表達現實,作品凝重與厚重是遼寧作家群獨特的藝術風格,這種風格影響了遼寧文學70年,催生了一大批膾炙人口的優秀作品。
  2
  工業題材文學創作是遼寧文學的一大傳統和優勢,在全國文學格局中也占有極其重要的地位;新一輪東北振興的時代任務,再次激發了遼寧作家進行工業文學創作的現實主義情懷
  70年來,工業題材文學創作是遼寧文學的一大傳統和優勢,在全國文學格局中也占有極其重要的地位。大連大學人文學部教授張祖立認為,遼寧工業文學的傳統與優勢有著深厚的文學淵源。現代文學以來,以蕭紅等為代表的“東北作家群”即已形成崇尚“力透紙背”的高度真實的現實主義精神,這種精神始終鼓勵著遼寧作家直面現實真誠創作;作為新中國最大的工業基地,遼寧從一開始就成為新中國實現工業現代化的希望所在,這必然激發遼寧作家的寫作激情,并在工業敘述方面具有得天獨厚的寫作資源優勢和心理優勢;新中國成立之初,以草明等為代表的一批作家從延安奔赴東北,他們積極創作,同時熱心培養遼寧本地文學新人投身工業寫作,構筑了遼寧工業文學創作強烈的家國意識和擔當精神。
  張祖立認為,遼寧工業文學發展大致經歷了四個階段。第一階段是新中國工業文學的起步階段。這一階段的寫作總體呈現出樸實、粗放、簡約的風格,而這一階段的遼寧工業文學創作則確立了在國內文壇的歷史地位,重要作品有長篇小說《乘風破浪》《五月的礦山》《春天來到了鴨綠江》《風雨的黎明》《沸騰的群山》等。第二階段是上世紀80年代。作家們塑造具有改革精神的人物形象,整體創作有主體意識凸顯、富有理想主義情懷的特點,小說《八級工匠》《劉關張》《陣痛》《坐著的和站著的》等享譽文壇,同時出現一些擅長寫工業題材的優秀詩人和詩歌作品。第三個階段是上世紀90年代。作家的創作側重敘述工業改革的種種艱難和工人們的生存境遇,作品蘊含著較為濃郁的人文情懷和一定的悲憫意識。但創作成就和影響在國內文壇不夠凸顯。較好的作品有《藍城》《太陽雪》《空白地帶》《道碴無言》等。第四個階段是新世紀以來的時段。工業文學創作呈現良好發展態勢,作家們善于探尋社會變革、人物命運浮沉中人的精神活動和心理,作家的寫作觀念、敘事藝術等有了明顯提升,代表作品有《長門芳草》《喬師傅的手藝》《誰能摩挲愛情》《我只在乎你》《北方化為烏有》《冬泳》《我們走在大路上》等。
  近年來,新一輪東北振興的時代任務,再次激發了遼寧作家深度進行工業文學創作的現實主義情懷。有關方面對文學繁榮發展采取了系列扶持鼓勵制度和措施,如組織吸納、培訓、評獎、重點作品扶持、特約聘任等,有效促進了工業文學的創作。目前,一些專門擅長工業題材創作的作家狀態頗佳,不斷推出好作品,有的已經成為國內工業文學的代表性作家,同時“鐵西三劍客”等一批年輕新秀脫穎而出,以更加個性化的寫作,表現著關于東北老工業基地的童年記憶和獨特體驗,給工業文學創作帶來了新的活力和希望。就創作實績和影響力而言,遼寧的工業文學無疑是當代中國工業文學最重要的一個“高地”,也是構建遼寧文學特色、支撐遼寧文學有更好發展的重要基礎。
  3
  近兩年,《戰國紅》《尋找張展》等多部重量級長篇小說作品的出現,代表著遼寧文學創作從“高原”向“高峰”邁進實現了重要跨越,也是遼寧從文學大省向文學強省邁進的重要一步
  近兩年,多部重量級長篇小說作品的出現,令人對遼寧長篇小說創作有了新的期待。今年8月,《戰國紅》榮獲中宣部精神文明建設“五個一工程”獎,《尋找張展》入圍茅盾文學獎提名名單,這兩項重要成果再次印證了遼寧長篇小說創作正在崛起的事實。
  一段時期以來,遼寧文學界始終存在一個無法回避的“焦慮”,那就是優秀長篇小說的匱乏,特別是在茅盾文學獎中的缺席。而近幾年,我省誕生了一批為時代立傳、為人民代言的精品力作,特別是長篇小說創作,收獲甚豐。長篇小說《戰國紅》,描寫了一群奮斗在脫貧攻堅一線的駐村干部,他們身后的宏闊背景,是我們黨讓7000萬貧困人口實現脫貧的亙古未有之偉業。作品摘得中宣部精神文明建設“五個一工程”獎,也是遼寧首次摘得此獎。長篇小說《尋找張展》獲茅盾文學獎提名,也為遼寧文學創造了可喜的“第一次”。可以說,《戰國紅》《尋找張展》兩部作品的出現,代表著遼寧文學創作從“高原”向“高峰”邁進實現了重要跨越,也是遼寧從文學大省向文學強省邁進的重要一步。
  此外,《唇典》《刀兵過》《十月的土地》《王的背影》等作品,均為亮眼之作,它們共同組成了新時代遼寧長篇小說的群像,展現出遼寧文學創作新的希望。《唇典》在辛亥革命至改革開放初期的漫長時間跨度里展開敘述,全景再現20世紀東北跌宕起伏的變遷史,被評論家稱為“描述百年東北文化心靈史的史詩性作品”,奪得第七屆“紅樓夢獎:世界華文長篇小說獎”首獎。《刀兵過》編織出一幅20世紀中國鄉村波譎云詭的歷史變遷圖,有評論認為這部小說的閱讀感受堪比《白鹿原》,是“寫鄉賢的集大成者”。
  中國人民大學文學院程光煒教授認為,遼寧是中國文壇上有突出成就的一個省份,長篇小說也出現過一些好作品,但進入新世紀之后經歷了一段時期的沉寂,這幾年的勢頭是往上走的,老作家開始發力,新作家面孔出現,狀況令人可喜。沈陽師范大學中國文化與文學研究所副所長賀紹俊教授說,長篇小說創作是一個很大的工程,不是說拍腦袋就能想出來的,之所以會出現幾部令人感到欣喜的作品,說明遼寧文學界已經注意到自己的短板,并為此付出了努力。這些作品扎根本土、深植時代,在遼寧豐富的歷史文化資源上做文章,以文學的方式描繪了這方黑土地上的精神圖譜,是當代長篇小說創作的重要收獲。
  4
  遼寧的中短篇小說70年來始終保持著強勁的發展勢頭,挺立在中國文學的潮頭,是遼寧文學豐富性和影響力的代表
  遼寧的中短篇小說在新中國成立70年的歷史中始終保持著強勁的發展勢頭,涌現出不少優秀之作。《70年70篇——遼寧短篇小說精選》作品集日前由遼寧人民出版社出版,作為該書主編,賀紹俊告訴記者,之所以選擇短篇小說,一方面,短篇小說能夠代表遼寧文學久盛不衰的水準,另一方面,70年來遼寧的短篇小說創作始終能夠挺立在中國文學的潮頭,是遼寧文學豐富性和影響力的代表。代表作有:草明《誕生》、王亞平《神圣的使命》、劉兆林《索倫河谷的槍聲》、金河《重逢》、鄧剛《迷人的海》、馬原《岡底斯的誘惑》、謝友鄞《馬嘶·秋訴》、孫惠芬《歇馬山莊的兩個女人》、馬曉麗《俄羅斯陸軍腰帶》、雙雪濤《平原上的摩西》等。
  賀紹俊說,改革開放之后,遼寧曾經出現了中短篇小說創作的高潮,也在全國產生不小的影響,一批享譽文壇的作家都是在這一時期成長起來的,并形成了一支陣營整齊的小說遼軍,無論是鄉土敘述、工業題材,還是軍旅小說,都有不凡之舉。這一階段之所以能成陣勢,是與作家們追求鮮明的文學個性有關。當然,遼寧的中短篇小說雖然一直保持良好勢頭,但放在全國的范圍來看,還缺乏超一流的作家,缺乏開拓風氣之先的作家。這需要遼寧的作家更加開闊自己的視野,在開放性的基礎上發揮自己的創新能力。
  沈陽師范大學中國文化與文學研究所所長孟繁華教授認為,遼寧作家在中短篇小說創作上取得的成就已令人刮目相看。他們的創作沒有形成當年“東北作家群”的地域性特征。但地域性特征不是衡量文學創作的唯一標準。在文學經典共同影響、文學經驗被普遍接受的時代,文學地域性特征不再是作家普遍的追求是完全可以理解的。值得注意的是,走進新時代,這些作家透過紛亂復雜的社會生活,將筆端直指人的內心或精神領域,發現了歷史或現實與人有關的精神事件,這是最值得肯定和評論的。那些與人類精神和心靈有關的事件還在延續或發生,它是當代中國經驗的一部分。已經取得了很大成就的遼寧作家,將會有更大的作為是完全可以預料的。
  5
  70年來,遼寧的詩歌、散文、報告文學、兒童文學、文藝評論等創作也獲得充分發展,創作的形式、技法、風格、理念持續突破創新
  70年來,遼寧的詩歌、散文、報告文學、兒童文學、文藝評論等創作也獲得充分發展,創作的形式、技法、風格、理念持續突破創新。報告文學和紀實文學關注社會現實、緊扣時代脈搏,詩歌和散文創作與人民生活的關聯更加緊密,兒童文學、文藝評論與時俱進。
  新世紀以來,遼寧兒童文學發展迅速,眾多遼寧作家獲得全國優秀兒童文學獎。涌現出中短篇小說集《隨蒲公英一起飛的孩子》《轟然作響的記憶》《回望沙原》,長篇小說《滿山打鬼子》,詩集《騎扁馬的扁人》,短篇小說《選一個人去天國》《小嘎豆有十萬個鬼點子·好好吃飯》等優秀兒童文學作品。
  遼寧散文創作題材多樣,歷史思考厚重,地域文化濃郁,藝術探索多樣,散文集《春寬夢窄》《獨語東北》《流水似的走馬》獲得魯迅文學獎。其他優秀作品還有《國粹》《詩外文章》等。
  遼寧詩歌創作關注時代主題,有藝術探索和藝術創新,風格多樣,創作具有個性化色彩,詩集《拒絕末日》《大地葵花》獲魯迅文學獎。
  遼寧較早實行特約評論家制度,文學理論評論人才密集,陣容較為強大。評論作品大多貼近文學發展和創作實際,具有高度的社會責任感,對創作有直接的指導意義。《〈手稿〉的美學解讀》《中國文學跨世紀發展研究》《文學革命終結之后——新世紀文學論稿》《建設性姿態下的精神重建》獲得魯迅文學獎。
 
近年遼寧作家獲國家級文學獎項名錄

中宣部精神文明建設“五個一工程”獎
第十五屆(2019年)
滕貞甫 《戰國紅》 長篇小說獎
 
魯迅文學獎
第六屆 (2010-2013年)
馬曉麗 《俄羅斯陸軍腰帶》 短篇小說獎
孟繁華 《文學革命終結之后——新世紀文學論稿》 文學理論評論獎
賀紹俊 《建設性姿態下的精神重建》 文學理論評論獎
第七屆 (2014-2017年)
鮑爾吉·原野 《流水似的走馬》 散文獎
 
全國優秀兒童文學獎
第八屆(2007-2009年)
薛濤 《滿山打鬼子》 長篇小說獎
第九屆(2010-2012年)
單瑛琪 《小嘎豆有十萬個鬼點子·好好吃飯》 幼兒文學獎
第十屆(2013-2016年)
王立春 《夢的門》 詩歌獎
 
全國少數民族文學創作“駿馬獎”
第八屆(2003-2005年)
張宏杰 《另一面:歷史人物的另類傳記》散文獎
周建新 《飛天驕子——楊利偉》報告文學獎
薩仁圖婭 《尹湛納希》報告文學獎
第九屆 (2006-2008年)
于曉威 《L形轉彎》中短篇小說獎

編號: 遼ICP備05007754號 通訊地址: 遼寧作家網 沈陽市大東區小北關街31號 郵編:110041 電郵:[email protected]
球探体育比分